• 好奇宝宝Szymborska

    2012-10-06

    版权声明: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
    http://www.blogbus.com/xixixixixix-logs/223209961.html

    博物馆(1962)

     

    这里有餐盘而没有食欲。

    有结婚戒指,但爱情至少已有三百年

    未获回报。

     

    这里有一把扇子——粉红的脸蛋哪里去了?

    这里有几把剑——愤怒哪里去了?

    黄昏时分鲁特琴的弦音不再响起。

    ****

    王冠的寿命比头长。

    手输给了手套。

    右脚的鞋打败了右脚。

    ****

     

    至于我,你瞧,还活着。

    和我的衣服的竞赛正如火如荼进行着。

    这家伙战斗的意志超乎想象!

    它多想在我离去之后继续存活!

     

   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    这不就是一个标准的1960s知识分子吗,多可爱

    你的作品有远远更高的战斗意志,你希望它们继续存活吗?

    事实上,它们的确正在我的身体中呼吸。

    它不是你,我不认识你,这并不要紧。

    有一万个我,就有一万个它的孩子,生生不息。

     

    建筑师就没有这么幸运了。

    我只希望我的房子能赐予与它相遇的人一些力量。

    一万个人,就有一万种力量。

     

   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    对每一个正在用想象力生产着的人来说,没有任何事物是寻常或正常的。

    而这个人,能否成为一个伟大的诗意的生产者,在Szymborska看来,

    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他是否自豪于自己的身份,无论是诗人、建筑师、黑客、公务员、会计、记者、编剧、还是新锐声音艺术家。

    是吧?

    分享到:
    Tag: